上市能让瑞玛工业“满血复活”吗?

亿欧网   03月07日

2020年3月6日,瑞玛工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挂牌上市,公开发行新股2500万股,发行价19.01元/股,募集资金43426.67万元,截至收盘报价27.37元/股,涨幅43.98%,成交量7.48万股。

然而,在看似华丽的登场过后,台下的围观者们却显得忧心忡忡。

台前:经营业绩抢眼,研发实力领先

乍一看,势如破竹。

官网资料显示,瑞玛工业前身为苏州瑞玛金属成型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在苏州市高新区浒关工业园注册成立,2017年11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制公司,现有员工400余人。

据瑞玛工业介绍,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精密金属零部件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技术服务并提供系统化解决方案。近年来,凭借研发实力及模具开发能力突出、成本管理能力较强、响应和服务速度快等优势,定位高端市场,不断优化客户和产品结构。

此外,瑞玛工业还积累有多项领先的核心技术,开发出适应下游行业小型化、轻量化、集成化发展趋势的产品,直接向采埃孚天合、敏实、大陆、麦格纳等国内外知名客户提供服务,依托这些大客户,公司业务实现较快增长,2016-2018年营业收入保持稳定增长,其中主营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保持在99%以上。

招股书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已获得发明专利授权 29 项,实用新型专利 53 项;公司 18 件产品被江苏省科学技术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产品。另外,公司还获批组建了江苏省紧固件冷镦模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苏州市高精拉伸模具应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公司及子公司新凯精密均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的模具开发、工艺设计等研发实力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幕后:低气压持续,现存模式堪忧

再一观,危机四伏。

营收“表里不一”

实际上,瑞玛工业的“上市路”遍布荆棘。

2019年2月,瑞玛工业向*证监会递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募集资金4.46亿元,用于汽车、通信等精密金属部件建设项目、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这年11月,瑞玛工业顺利过会。

在这背后,是瑞玛工业长时间对证监会对其IPO招股书收到的“万字批复”的整改和优化,除了已披露的关联交易等敏感内容,对于其业绩中收入增速放缓、库存持续增多等问题还未有明确的说明答复。

营收的增长乏力在2017年就可见一斑,这年财务数据显示其营收虽然略有增幅但不曾产生盈利,细究下来可归咎于,公司实施的股权激励计划而导致期间费用上涨。原来,2017年计入期间费用的股份支付费用共计2639.73万元,其中仅向管理人员股份支付费用1869.90万元,占比70.84%。

醉翁之意不在酒?

此前,对于瑞玛工业股权过于集中的质疑声也回响了多时。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晓敏除直接控股外,还通过控股47.26%的苏州工业园区众全信投资企业间接控股,而其直系亲属翁荣荣直接持有公司537.49万股,占本次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7.17%,其他非直系亲属也都是“雨露均沾”。

如此看来,瑞玛工业日后难免存在“一家独大”的可能,这对于有效决策的形成以及更为优质的管理都是不利的。

2017年年底,瑞玛工业曾以1:4.7的对价收购陈晓敏手中新凯精密55.00%的股权。据招股书内容,新凯精密主要业务系采购金属棒材、管材、金属外购件等原辅材料后经过冷镦、机加工、委外表面处理、检验、包装等加工后生产出各类金属紧固件产品,并销售给移动通信、汽车、电力电气等领域客户。

瑞玛工业收购新凯精密是为了保持公司资产的完整性、避免同业竞争、减少关联交易影响,增强公司业务独立性。但在收购前期,新凯精密进行过数额高达三千万元的分红举措,依照后期陈晓敏获得的股权,此次“左手倒右手”的操作似乎使他从中“捞”得三分之一的红利。

当年公司财报表明,在报告期内,因收购新凯精密产生的子公司净损益占该公归母净利润的51%,由此回想起来,这次瑞玛工业的合并动作是否别有用意呢?

缺少“备胎”客户

从瑞玛工业的客户构成来分析,依然不得不替它捏一把汗。

一方面来说,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对于营收的贡献构成基本稳定,近三年都保持着40%的比重,客户集中度较高;此外,无论是在移动通信、电力电气还是汽车领域,瑞玛工业的客户列表中都清一色地呈现出跨国公司的阵容,公司外销收入占比也将近50%。

但如今国际形势多变,加上现阶段*情等突发事件的影响,一旦核心客户的生产经营计划做出调整,瑞玛工业能否妥善应对?在不确定性愈加强烈的情况下,谁都不敢保证哪颗“摇钱树”会突然倒下。

另外,2017年瑞玛工业新增客户数量从114个直线下滑至55个,新增客户对于营收的贡献率也不及1%的水平。这更加佐证了一旦大客户流失,瑞玛工业一时间或将无力应对。

行情雪上加霜

不难看出,瑞玛工业的营收放缓与下游这两大领域特别是移动通信的发展密切相关,随着5G建设期如火如荼地展开,表面上看瑞玛工业的这一步棋似乎并没有下错,如果能在这一范畴内分得一杯羹,将在上市后的首年成为其制胜的关键。

然而仅从招股书内容来看,其产品将仍然以4G建设需求分析为主,2018年,瑞玛工业来自于移动通信行业的销售收入进入负增长状态,较2017年同比下滑5.46%。伴随4G通信零部件需求的进一步缩减,瑞玛工业或许又将难逃厄运。

根据3月6日最新数据,在过去的两个月中,龙头企业的汽车销量均呈断崖式下滑的现象,上汽集团同比下降54%,比亚迪同比下降56.65%,北汽新能源下降幅度达59%。实际上这种低气压的氛围自2018年就一直笼罩在汽车业的头顶,现在来看正在进一步恶化,连监管层也接连出台政策刺激汽车消费。

而经不住外部环境的“传染”,作为瑞玛工业另一大收入来源,汽车金属零部件对营收的贡献虽然在逐步缩小,但也从整体上保证了利润流入,如果其他收入来源无法尽快补齐这一即将破裂的缺口,又将会是一个不太美观的成绩表象。

路漫漫其修远兮。忠言逆耳,对于暂时“上岸”的瑞玛工业来说,这都是一个无法当作修行成功的句点。

推荐阅读:

高校产业的黄金年代并未逝去丨亿欧观点

大象起舞看向它,海尔帝国的“忘我”路丨亿欧解案例

青山控股——以温州模式缔造的钢铁传奇丨亿欧解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