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守拙 · 问学求新。返朴,致力好科普。--百家号:“返朴”

读书有哪四种读法

2020-07-04

D614G突变真的增加了新冠传播性?事实其实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2020-07-04

颠覆旧理论,打开新领域,做几次实验才够?

2020-07-02

美国众多高校意欲放弃GRE,在家考试或成最后一根稻草

2020-06-27

量子场论是什么?|展卷

2020-06-28

LIGO新发现最小黑洞?一孕傻三年不靠谱|一周科技速览

2020-06-28

为何你没见到日环食?原来还有这么多你不知道的天象常识

2020-06-29

导师学术不端,学生履历会有污点吗?

2020-06-30

被同一块石头绊倒好几次的导师和学生

2020-06-30

天才何谓,呕心乃已——大数学家爱森斯坦小传|贤说八道

2020-06-22

轴子和暗物质被发现了?先别急

2020-06-22

如何快速开发新冠以及未来一切*情的抗体药物

2020-06-23

南方雷雨连连,他竟然敢出门放风筝?

2020-06-23

与爱因斯坦会面后的遗产

2020-06-24

我儿子这么小,我膀胱容量应是他的十倍,为什么我俩排尿时间一样

2020-06-24

席南华院士:数学的意义

2020-06-25

切掉的眼睛还能再生?今日《科学》揭示这种神奇生物的秘密

2020-06-26

回忆杨武之——陈省身教授访谈录

2020-06-27

成人大脑的新生神经元:未必让你记得更多,却能让你忘得更快

2020-06-18

轨道电子学向前一步:自旋与轨道态的捆绑被打破

2020-06-18

北京新冠病毒序列公布

2020-06-19

一生能有多少爱|量子多体中的呐喊与彷徨之三

2020-06-19

错过明天,再等十年!安全观测日环食全指南

2020-06-20

隐形传播防不胜防: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仍是待解难题

2020-06-21

寻找暗物质新思路;越痒越挠,越挠越痒|一周科技速览

2020-06-21

科学家的政治倾向是否影响了羟氯喹的临床研究?

2020-06-14

埃博拉*苗为何一波三折?

2020-06-14

这个锅,三文鱼背不背?

2020-06-16

奇异的库珀对再次带来意外的发现

2020-06-17

新冠*、*和MERS,为什么都是男性易感?

2020-06-12

专访德国歧视文章期刊辞任顾问:学界在包容性上的改变太缓慢

2020-06-13

睡前刷手机会抑郁?肿瘤里有细菌出没!一周科技速览

2020-06-07

计算机能做数学吗?|展卷

2020-06-07

强关联拓扑物态简介|众妙之门

2020-06-08

到底什么是天才?

2020-06-09

新冠抗体检测准确率可能仅有50%!为什么?怎么破?|*情观察

2020-06-09

这道美国高考数学题,30万人只有3个人做对,连出题人都做错了

2020-06-10

*半导体科技和产业的未来

2020-06-10

小学数学应该学什么?

2020-06-11

重复打击孩子会有什么后果?家长都该看看这个魔鬼实验

2020-06-01

专访王小凡:治理学术不端,应重点打击学术造假

2020-06-02

白马非马,非费米液体—非—费米液体|量子多体中的呐喊与彷徨

2020-06-02

计算机不是只会“计算”,图灵机也不是一台“机器”|AI那厮

2020-06-03

美籍华人院士马佐平:*芯片让人“恨铁不成钢”

2020-06-03

访美学生返乡记|返朴*情观察

2020-06-04

今日《细胞》灵魂拷问:不睡觉就会死,这是为啥?

2020-06-05

Lorenz的规范简史

2020-06-05

和数学家恋人在一起的甜蜜时光(小学版)|贤说八道

2020-06-06

一夜爆红的地摊经济是如何拯救贫民的?

2020-06-06

*情或再度来袭,医生能罩住我们吗?

2020-05-29